【拓墣观点】中国央行紧缩第三方支付服务法规,逼阿里巴巴加速海外布局

【拓墣观点】中国央行紧缩第三方支付服务法规,逼阿里巴巴加速海外布局

2017 年 1 月中旬,中国央行发布最新《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这项直接冲击阿里巴巴、腾讯旗下第三方支付业务获利的新规定,无疑在 2017 年的开始,就向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市场投下了震撼弹。

中国央行如何抓準第三方支付业者的痛脚?

要了解这个规定造成什幺影响,首先从什幺是「备付金」谈起。

简单来说,备付金就是在交易过程中,支付机构暂时代为保管的客户资金,这笔资金的所有权并不属于支付机构,但为数庞大。对于支付机构来说,除了可以用这笔钱赚取利息收入或进行投资,更可以用这些钱来进行其他金融业务的创新。

目前支付机构对于客户备付金的管理方式,大多是分散存在不同的银行,平均一间支付机构拥有 13 个备付金帐户,这种分散存放的模式,导致中国政府难以监控资金流向。加上中国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或占用备付金进行高风险投资的状况时有所闻,所以这次中国央行就要求所有支付机构将备付金集中存管在指定机构的专户中。

备付金还未全面监管,尚见喘息之机

这次中国政府公布的新规定,是依据各机构的风控程度及业务类别,分别对各业者要求 12% 到 24% 不等的备付金集中存管比例。不过目前中国支付业者平均已集中存放 40% 的备付金到监管专户中,已远超过新规定的要求,因此短期内对中国境内的支付机构影响不会太大。

但以长远来看,政府如果想要减少备付金遭业者挪用所产生的风险,目前的部分存管比例还不足以防範这个问题,所以目前的存管比例应是属于过渡期的实行方案,中国政府长期还是将走向备付金全额集中存档,届时,对第三方支付业者而言才是真正的挑战。

早见大动作干预,紧缩监管并非不可期

儘管目前尚无法预估缓冲期还有多久,但中国政府自 2016 下半年开始,就已祭出对支付机构一连串的整治动作:包括实名制注册,提款与转帐额度、交易笔数的限制等,政策缩得越来越紧。

另一方面,支付机构也面临来自传统银行的竞争压力,传统银行在2016年积极透过与 Apple Pay、Samsung Pay 等行动支付服务合作,并推出受到监管单位肯定的二维条码支付标準,希望在已成熟的行动支付市场中后来居上。

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中、小型支付业者开始以併购作为手段,以应付未来可能增加的风险,加上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的 M 型化问题严重,政策紧缩会使得这个状况更为加剧。

即使是中国的重量级业者也难避其锋,尤其对阿里巴巴旗下的龙头支付宝,以及靠支付宝发展金融业务的蚂蚁金服影响更剧。相较之下,占据三成市场的财付通儘管也受到政策紧缩影响,然其运营模式是透过微信所衍生多元业务来带动支付服务,所以政策紧缩将促使财付通回归支付通道的本质,对于业务推展的影响程度并不大。

【拓墣观点】中国央行紧缩第三方支付服务法规,逼阿里巴巴加速海外布局

2016 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佔率,拓墣产研製表。

中国龙头尝试国际化双向策略

本土化遭遇瓶颈,中国支付龙头阿里巴巴集团不会甘于守着越来越难经营的本土市场,从 2015 年开始,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已经积极向外扩张,迈往国际化之路。

蚂蚁金服的第一步,主要是针对跨境支付与退税业务,但在执行这些业务时,因牵涉到交易管制、或汇率风险等问题。所以 2015 下半年开始,蚂蚁金服积极展开国际合作战略,透过投资印度电子钱包 Paytm、韩国互联网银行 K-bank、泰国支付公司 Ascend Money 等,增加当地合作伙伴,减少打入他国市场的问题。

蚂蚁金服的国际化策略大致可分为两部分,第一是提供中国旅客境外的支付服务;第二则是针对相对弱势的族群提供金融服务,吃下非传统金融业所认定的目标客群(这类金融服务模式如称『惠普金融』)。

跨国支付增加金流交易量,以方便性创造使用惯性

前者主要包括全球未来机场计画,将支付宝结合机场室内导航、线上办理登机手续、航班提醒与快速通关等,透过提高海外支付的使用频率,以带动金流成长,目前包括德国慕尼黑机场、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东京成田机场等国际机场都已经加入这项服务。

而境外支付的服务当然也不止于此,对于中国旅客热门的出境地点,蚂蚁金服务布局更是积极,以台湾来说,目前在宁夏夜市、饶河夜市、主要商圈与百货都可见到接受支付宝付款的标示。长远来看,透过中国庞大的海外旅游与消费市场,支付宝是有可能透过行动支付的渲染力,入侵或改变全球的支付习惯。

实现惠普金融,以佔先机抢大市场

当然,不仅是中国旅客境外支付版图的扩张,蚂蚁金服国际化策略的另一个重点是前面所说的「惠普金融」。这部份的目标市场是锁定金融服务不发达、基础建设不成熟的国家,希望依循蚂蚁金服在中国发展的模式,由支付领头,进而发展出借贷、理财、保险等服务。

在 2015 年,蚂蚁金服务投资了印度最大行动支付平台 Paytm 并取得 40% 的股权,Paytm在拥有印度支付银行(Payment Bank)牌照与用户快速成长的基础下,也开始针对小型商家提供小额贷款服务,推展网路银行。

而 2016 年底,印度废钞政策大举推动 Paytm 的成长、扩张印度行动支付市场,此一政策也有望带动当地用户开始使用支付以外的网路金融服务;除了线上服务的推动外,Paytm 也看準印度的高农村人口比例,开始筹建线下农村银行。不光是印度,蚂蚁金服也积极寻求与菲律宾、越南、印尼等国家合作的机会,希望能够抢占普惠金融的先机。


拓墣产业研究院隶属于集邦科技,是最前端的科技调研组织,以新兴科技推广为己任,如果对中国第三方支付领域有更多兴趣,可参考拓墣报告:

报告购买与其他合作联络,请联络拓墣。

上一篇: 下一篇: